秦椒酒

也问自己是不是没有必要
但是现在越活越随心所欲
想起来我初中和每个人都是好朋友其实内心非常痛苦
不知道哪样选择是对的
可能运气不好吧

可惜我没有热情
可惜我没有耐心
可惜我没有喜欢
连恶心都只剩很淡
永远想离开
那就希望永远有勇气
多少值得珍藏的只能回忆
还年轻
还能继续遇见
还能专心造作